是今夜月色宜动心,更是光年不敌宿命

他这般望着琐碎零星,我也这般望向他。手里捻着芦苇,不知方向的地打转。

忽地有个奇怪念头冒出来:他像是穿越光年,远到而来的小王子。银河是他的背影,繁星是他的寄托。上帝安排了一场相逢,主角有我。

到此处,不由暗骂自己厚脸皮。不动声色转过头,四处游走着目光,企图在这夏末秋初,寻着一点蝉鸣。

定是今夜月色宜动心,让我着了他好看皮相的道——不想,不想,不许再想!

“嗯”,他微微清嗓,“今夜月色很美”。

我开口,打算作声,他又抢我前头。

“一下就想起了那年络亚星球的星石雨,是更加令人叹为观止的模样。” 他缓缓出声,眼里藏着温柔的笑意——我对上的,正是这样的眼眸。

“星石雨的美,我能挂念一辈子,是因有位故人,共我一道。”

听他口出这些神奇鬼话,我应当有万千问题问他才是。譬如络亚星球是个啥,星石雨又是什么?更应当问他是不是脑子被月光照坏了,亦或我的耳朵忽然不爱听人说人话。

但我讲不出口。

不单因他望着我时,充满勇气的眼神。我自己的思绪也仿佛被丢在时空隧道里,混乱不清地想要抓着什么,却又都从指尖远去。

他再次出声:“今日的夜色,我也想记着,记一辈子。”

他此刻的每一秒,对我都是慢帧播放。我仿佛预料到了他即将出口的话语,又仿佛一片空白。

“因为能和这位故人再见,同我说笑吵闹的每一日,对我都是络亚的恩赐。以及——我倾慕于她,我喜欢她,我爱她。在络亚星球的时候,我便如此同她讲过。今夜,此刻,我要再与她说一遍——与你说一遍。”

他的声音再轻些,怕是要被风卷走了。我却一点不落地收进心里。被丢进时空隧道的思绪,牵出大篇大篇模糊的画面,我根本不明白。也根本不知道,眼泪为何如此轻易地主导了我。

泪水滚烫地,占据我的眼眶,打湿他的手背。

他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刚刚讲出的惊天大秘密。只是无可奈何地抬起手,熟稔地擦着我的脸颊:“就知道你会哭,还是和以前一样阿”。

我终于记起了。记起了那年络亚星球上的星石雨——的确是我见过最美的模样。万千星石短暂快速地划过夜空,迸发出足以照亮整个星球的光茫,与夜幕互相衬托。


每一颗星石,都铭记着我悄悄的祈求——望络亚和平永远,让此时身边人与我美好长久。

 
评论
热度(1)
 
© 恩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