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冉的续

       楔子 

      上一回见她,她,她和她,还是三年前。思南路上旧洋房,两旁枫叶林荫,过几个路口的麻酱面馆……浮躁喧哗的城市,那些脑海里的印象,就如此小心翼翼地被包裹起来——手边一搁,去寻旧时撞见的一头鹿,倚剑闯天涯。好在回首时未百年身,深夜独酌,似有人与我谈旧友,我又念起她们——她们灵魂里的故事。和我,和透彻地交错于我杂乱年少一隅的她们。准备好了吗?她们要回来了。“回来做什么?”“回来拥抱你阿,伊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开篇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冬来三度雪,日头落得愈来愈早。关二听客栈老板早时说的话,提前一刻钟架上门板,正要打烊。空隙间忽的竖着伸出只手,握紧拳头一横一顶,木板硬生生被推一边去:“我说老铁啊,你这些年客栈如此做生意,将客人拒之门外,你还有的饭吃?”

      阿冉径直往里走,旁若无人地撂下大背包,寻了吧台里的水咕咕自己灌。

      一边的关二头回对付这样的客人,还杵在门口的风头里,磕磕巴巴地出声:“客,客官?”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阿冉这才注意关二:“你是老铁新聘的店员,恩不对,小二?老铁呢?他又窝哪装神弄鬼了?“

    “您问的是这间客栈的经营人易矢,易先生?我,我也不大清楚易先生他去哪了。既然您是先生的旧友,应该有他私人联系方式吧,不如电话联络问问?”关二略带怀疑地瞧着这位像挖土回来的少女。易先生如此文雅的长者,会和眼前的古怪少女是朋友?他见阿冉掏出手机拨号,心里更是嘲讽了:易先生向来拒绝现代科技,小镇皆知。这女孩定是从哪打听了易先生的名号,想碰运气骗吃骗住。

    “老铁,我回洛海了,人现在你客栈。原本想是惊喜,谁知你不在,你那看门的小学徒把我当骗子了。你快出声几句,不然我今夜恐怕露宿街头!”阿冉话语间满是调侃嬉娱之意,好笑的目光快穿透关二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二涨红了脸,正想破口大骂你这疯骗子,没想手机里真传来易老爷子的声音:“关二阿,这是小阿冉。你赶紧准备间上房给她,我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,明早就能到。”关二楞在原地,还未接话,电话已经急匆匆地挂了。他木木地抬头,眼神躲闪地对阿冉道:“你随我来吧。”想着先前阿冉嘲弄的眼神,觉着自己真是招惹了座大佛,定要被再怼上几句了。没想阿冉只平常笑笑,大步流星地拾起地上的背包,挑眉,示意关二前头带路。


    (未完待续)

 
评论
热度(2)
 
© 恩生 | Powered by LOFTER